Tosee

I want to see the world, not clearly.

“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前世今生

       最近在看《青云志》,被插曲《青衣谣》吸引了。反复听了之后,觉得曲调甚好,但词自誊写下来后深感经不起推敲。用典堆砌得略感尴尬。不过,高潮部分一句“叹世间,爱自古催人老”还是引人思绪万千的。

       这句爱自古催人老,想必化用“天若有情天亦老”之句。

       “天若有情天亦老”,原出自李贺的《金铜仙人辞汉歌》:“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句可称为神来之句,即使脱离原诗的情与境,亦撼人心魄,成为千古名句,多有文人设为上联,尤求下联,也亦多有墨客以此为引文,写己之思。

       那何为“天若有情天亦老”呢?这个中情感与因果关系我曾百思不得其解,直到遇到一个词“情深不寿”,则恍然大悟。用情至深,则思虑极重,忧思成疾,极易衰老,难以长寿。那么,上天若是也有这般情谊,如此用情的话,那想必不再是长生不老的了吧。此句的情深意重,读之深切。

       李贺原句“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虽用意奇巧:上天若有情也会因为悲伤衰老,又何况铜人呢?但读之多有突兀。因此在以“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对句中,有两句心中欢喜。第一句,便是宋初石延年(曼卿)赠友联中“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此句妙在词性声律对仗工整,且情意相称。我们皆知苏轼《水调歌头》词中嗔怪月亮“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月亮,你不应该对人们有所怨恨,偏在人离别的时圆。此句“月如无恨月长圆”便是如此说,月亮如果没有这怨恨,恐怕便总是圆的吧,人们也会时常团聚的吧,异曲同工,岂不妙哉?

      第二句便是耳熟能详的,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中的名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此句一出,则令人拍案叫绝。当然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读懂,直到现在也没悟出“制度更迭的必然性”这样的道理,因此也不打算从这个角度去理解。打一开始读,字里行间便透着的大气令人惊叹,但一直不明白“天若有情天亦老”和“人间正道是沧桑”到底存在什么关系呢?此两句分开解读我懂,但合在一起的前后联系是什么呢?

       天若有情有义,天便容易巨变衰老,而人世间若有情有义,若有大情大义的话,又怎可能是一番坦途呢?而这份情义,即诗人所坚持的正道,唯有路途艰险,历经沧桑。尽管如此,在诗人心中则是“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这份为了心中道义,哪怕历经沧桑却矢志不渝的情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叹得出获得磨砺与苦难所带来的珍贵价值的欣然与豪迈。这也便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所强调的磨砺之意。而诗句的大气则更在于同时强调了情义(正道)与磨砺(沧桑)——“我坚持了情义同时甘愿为此付出磨砺的代价。”

       天若愿意接受情义,那必然要承受衰老之苦;而人若愿意坚持人间正道之情义,那必然要承受沧桑之难。这深层的对仗与情义相联,格局大气,意境深远,浑然天成,真真令人拍手称绝!

       至此,“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句在我眼中找到了它最好的归宿,也让这人世间的情义打开了大的格局。

评论
热度 ( 3 )

© Tos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