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ee

I want to see the world, not clearly.

May God bless you

节后上班第一天,一上午就像顶着起床气一般,万分不愿。

趁中午午休的空当刷了一下好久没刷的朋友圈。过节七天,有同事结婚了,晒结婚照;有老同学恋爱了,晒男票;有朋友出国旅游了,晒阳光沙滩与身材;还有一大批晒娃、晒读书、晒校庆、晒家、晒扫除、晒父母、晒……突然间,觉得胸膛暖暖的,我不知道他们的阳光从何而来,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他们的阳光照耀到我这里。但他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像午后湖面上泛着的光,粼粼闪闪,柔柔碎碎,即使不是我的湖,不是我的景,却依旧快慰我心。

May God bless you.

随笔一则 诗不在远方

诗,不在远方
那它在哪里?
在哪个角落里偷偷地咯咯笑?
在谁的背后蹑手蹑脚做着恶作剧?
在哪段时光里藏着谁的爱恋?
在哪片空气里收留着谁的叹息?

它总是躲着
不是不愿见 而是害怕见
它明明在明媚的阳光里挑逗着玫瑰
在整洁的厨房中调制着爱与温暖的余香
可是 你却视而不见
它渴望着你的拥抱
你却报之以抱怨
抱怨它赖以生存的“生活” 它热爱的“生活”
乏味 无趣 千篇一律

它伤心地离家出走
它没有坐绿皮火车
它没有去西藏 没有去撒哈拉 没有去世上任何一处景致
伤心的它不会去那里
即使你去了 它也不会跟随
它从来都属于你
而你
却从来都不属于那些风景

它躲在你疏于照顾扔掉的枯花里
匿在落满灰尘的玻璃上
藏在上下班咸鱼味一般的空气里
塞在压缩得像压缩饼...

说那痴心不语 情深不寿

戏文中

道那秋心两半 肝肠寸断

儿时强愁

自是离人情绪说道不明

泥壶茶冷 月圆月缺 

芭蕉夜雨 阶前梧桐

一时了悟又若何?

偏是无情最有意

惹人离思不自知

昨个连着今天做的盆栽酸奶*^_^*~

Happy spring~

想我四岁的时候……

    今天和鹏鹏吃中饭的时候,聊到了如果要增加三年的义务教育应该放在幼儿园还是高中?鹏鹏说要放在幼儿园,我说应该是高中。(当然,我们关于这一话题的讨论不是严谨的,只是饭桌上的聊天~)

    鹏鹏说,现在的爸爸妈妈们工作忙,基本上没有时间陪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孩子们睡的早,起得较晚,爸爸妈妈都很难看到孩子们醒着的时候。孩子们要么交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照顾,要么交给幼儿园。可能对于孩子们的学习、“赢在起跑线”的观念的影响,更希望是交给幼儿园。这是在大城市基本上没有办法的事。...


比来比去,自己就忘了原来下定决心走的是哪条路了

人真的是总是要比来比去的动物。看到别人的优秀赞美与羡慕并存。也因此,天才总是会孤单的。人不喜欢做绿叶,不喜欢做影子,不喜欢做天才的守护者。管鲍之交的历史佳话总是令人感慨的。
你愿意做鲍叔牙吗?

…………

…………愿意。

鲍叔牙终究不是管仲,而管仲需要鲍叔牙。

看一朵世所珍奇之花(简称:奇葩⊙▽⊙)凋零,终究是一件令人心痛的事。守花护花,亦是英雄行径。

做一个通透的人吧。知道是美好的东西,就别轻易丢了。说遗失的美好的人是傻子。别人的经历听听就听听,他们告诉你什么是现实的时候,那只是他们的现实,不是你的现实,你的现实在自己脚下。

晚安~亲爱的晓璇,亲爱的鹏鹏。

心中有尘埃。

邪念,恶念只会自己滋生,不会假旁人之手加以。

该面对的勇敢面对,不拖泥带水。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枝比暴风雨前的宁静要爽快的多。

为什么晚上熬夜呢?

因为白天磨叽掉太多的时间,又想要在这一天有点收获,或者说过够这一天,然后晚上就不愿意早睡了。是病,得治~

内心苍老,躯体的年龄再年轻,映入眼中的世界也是纷杂不已,混沌不堪;

内心鲜活,躯体的年龄再沧桑,映入眼中的世界依旧简单明媚,澄澈如初。


多长时间没有看看身边的世界了?

自己圈住自己汲汲营营越走越小的世界,越努力越空虚。

多少事越逃避越沉重?
不若来一场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来呵!我的战马!
来呵!我的武器!
来呵!我的战场!
来呵!我的假想敌!
那个长着我自己模样的假想敌!
来呵!我的昏天黑地与破晓曙光!
屹立的身姿
抑或倒下的身躯
都是一身的轻松
狂傲 卑微 痴迷 憎恶 荣耀 枷锁……
统统碾于尘土
任你外界风雨再几何
我都允许我睡个七天七夜
不醒不归

© Tosee | Powered by LOFTER